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史上名声最烂的皇帝,却创造了一个空前盛世

2021-07-22 10:00 历史人物 黑月141°c
A+ A-

  ▲雍正帝书法

  三、开豁贱籍,削弱人身依附关系

  二、摊丁入亩,减轻穷人负担

  要知道,官绅的范围包括所有官员、有功名但不是官的文人乡绅,几乎包括了整个统治阶层,雍正这么干,就等于和整个帝国的统治阶级(除了满洲贵族)对着干,雍正为啥这么做?

  其实想一想就可以推出,文人们所谓的反清复明绝不是真话,当年满清入关逼他们剃发易服,他们都认了,服从了这么多年的统治,怎么突然又怀念起明朝来了?你要是这么有骨气,早就反了,对于那些文人来说,反清复明是假,不满雍正削弱官绅特权才是真,他们只是借怀念明朝来表达对雍正的不满。

  ▲清朝版图

  雍正的改革,彻底废除了这项类似于奴隶制的残留,保障了底层人民的利益,给了他们重新做人的机会,不得不说是一项利国利民的好事。

  讽刺的是,虽然雍正的改革最受益的就是底层民众,但由于底层民众文化水平较低,而且并不团结,所以并没有什么大的支持,更没有将雍正的改革记录下来。而官绅阶层们作为有知识的阶层,则始终掌握着话语权,在之后的野史和艺术作品中,雍正要么被吕四娘砍了头,要么被甄嬛气死,总之都是不得好死。而无知的百姓也不断传播着文人们制造的谎言,将雍正视为最大的暴君。一代少有的替民做主,厉行改革的君主就这样被无知的人民扔进了垃圾堆里,成为了皇帝的反面典型,不知雍正泉下有知,会作何感想。

  ▲清朝的官员

  雍正被抹黑的经验告诉我们,对于一个人,一个事件,一定要有着自己的判断,切不可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否则,就只能在恶意的引导下误杀好人,将伟大的政治家贬为无恶不作的暴君,进而沦为自我麻痹的笑柄。

  实在是这项制度到了清代已经造成了极大的不平等。要知道,随着科举的普遍,庶族地主渐渐代替了士族地主,成为了中国的统治阶级,普通地主家只要有一人考上功名,那可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或许官员的俸禄微不足道,但其掌握的权势却能给整个家族带来方便。通过各种以权谋私的手段,一个官员本身往往就是当地的大地主,是土地兼并的罪魁祸首。而他的亲戚们,借由他的权势,也能成为地方上数一数二的豪强,他们有钱后也会将子女送去读书,接受好的教育,然后考取功名,形成一个官绅集团。渐渐地,整个朝廷都被这种由血缘和师生关系连接在一起的官僚集团所把控,他们不仅在朝政上呼风唤雨,而且在地方上也是兼并土地,掌握社会的主要财富。但讽刺的是,拥有巨大财富的他们不用向朝廷交一分钱,而贫苦的农民却要负担极为繁重的税赋。这种巨大的不公平持续导致了社会的不稳定,威胁到了王朝的延续。

  不过另一方面,雍正的名声虽然臭了,但是清朝却因为他的改革而又延续了很多年。雍正死时,国库存银达到6000万两之多,清朝的国力空前强大。乾隆继位后,除了废除官绅一体当差纳粮外,其他的改革基本予以保留,而清中后期的盛世和人口暴增也都和雍正摊丁入亩的政策有关,如果没有雍正留下的这些改革成果,估计清朝的国力,早就被乾隆他老人家败光了。

  四、被官绅阶层抹黑的雍正

史上名声最烂的皇帝,却创造了一个空前盛世

  雍正一生,以务实精神治天下。他刚一继位,便针对腐败衰颓之风进行了坚决地惩治与清肃。他直截了当地告诉文武百官:“朕平生最憎虚诈二字”,“最恶虚名”。一“憎”一“恶”,鲜明地表达了他对虚伪、欺诈等腐败风气的批判态度。 雍正每天都要批阅大量的奏折,少则一二十件,多则三四十件,为此常常工作到深夜,有时他的批语甚至比奏折本身的文字还要多。正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最勤勉的皇帝之一,我甚至认为把之一去掉也不为过。在位13年应该说他的治理为大清的延续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但为什么他的历史评价并不高?

史上名声最烂的皇帝,却创造了一个空前盛世

史上名声最烂的皇帝,却创造了一个空前盛世

QQ截图20171218165315.png

  ▲雍正皇帝,爱新觉罗·胤禛(1678年12月13日—1735年10月8日)

史上名声最烂的皇帝,却创造了一个空前盛世

  一、官绅一体当差纳粮,废除官僚集团特权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雍正直接向所有官僚宣战,要求他们上缴与他们财富相称的税赋,缓解帝国的财政压力和百姓的负担。但是此令一出,几乎所有官员都反对,就连平常道貌岸然,生活俭朴的清流也出来反对。那些贪官反对还好理解,可为啥清流也反对呢?清流反对的原因不是因为钱,而是一种有知识就应该高人一等的观念,清流们认为读书人就该和老百姓不一样,就该比老百姓高一等,如果实行官绅一体当差纳粮,那读书人岂不是和没受过教育的愚氓一样了。如果说欧洲中世纪是血缘导致的不平等,中国古代则是知识导致的不平等,在文人们的观念中,有知识的就该享受特权,统治没文化的愚民,愚民交税出血天经地义,而读书人作为精英就应该与屁民不一样。这种观念影响深远,直至今日依然如此。一个文化较低的百姓与一个文化水平高的人在人格上依然是不平等的。

  雍正的第一项改革,就是官绅一体当差,就是有功名的文人官员们也要向百姓一样缴纳赋税,当差纳粮。这项改革,在实行累进税制的今天,或许看起来不算什么,但是在知识分子拥有特权的封建社会,无异于晴天霹雳。要知道,实行科举以来,国家为了表示对知识人才的尊重,给了知识分子极大的特权,其中,不用像百姓一样当差纳粮就是其中之一。雍正的此举是对千年传统的挑战,是对知识分子特权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