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秦始皇身世之谜是谁造的谣?吕不韦还是司马迁?

2021-08-26 16:02 历史人物 黑岚70°c
A+ A-

  秦始皇的身世,成为千古谜团。试想一下,赵姬怀着孩子,吕不韦明知而不说,子楚完全不知,那第三者的谁首先知道了她怀着吕不韦的种?司马迁又是从何处获取这第一手资料的?

blob.png

blob.png

  然而,司马迁在《史记·吕不韦列传》里叙秦始皇的出生时说:“.....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知有身。子楚从不韦饮,见而说之,因起为寿,请之。吕不韦怒,念业已破家为子楚,欲以钓奇,乃遂献其姬。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子楚遂立姬为夫人。”吕不韦与绝色善舞的邯郸美人赵姬同居,知道赵姬有了身孕。子异到吕不韦家作客宴饮,见到赵姬而一见钟情,起身敬酒,请求吕不韦将赵姬送与自己。吕不韦开始非常生气,后来考虑到自己已经为子异的政治前途投入了大部分财产,为了“钓奇”获取投资的成功,他不得不顺水推舟,将赵姬送与子异。赵姬隐瞒了自己已有身孕,嫁与子异如期生下了嬴政。子异于是立赵姬为自己的夫人。

  司马迁是东方史学之父,是纪传体史学的开创人,当他大量地阅览和考察各种不同来源的史料,着手编撰《史记》时,他面临了一个难以处理的棘手问题:对于同一事情,不同的史料有不同的记载,应当如何取舍?

  秦始皇的生父究竟是谁的问题,不但成为秦国历史上一个迷雾重重的谜,也成为历史学上一桩千古聚讼的公案,更成为两千年来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由于吕不韦介入子异和赵姬之间的缘故,嬴政出生以后,他的生父究竟是谁,是子异还是吕不韦?也就成为一桩说不明白的事情。生父不明,对于一般的庶民百姓而言,是一桩难言的家事;对于家天下的皇室而言,可就是一桩关系王朝命运的国事了。这关系到六百余年世代承继的秦国政权,究竟还姓不姓嬴,秦国是否在秦王嬴政即位时,就已易姓革了命?因为如此事关重大。

  五、从医学常识看,秦始皇是子异的儿子无疑

  从嬴政出生开始,一直到嬴政继承王位为止,子异从来没有对嬴政是自己的儿子有过任何怀疑。他始终一贯地承认他是自己的长子。子异是秦国第32代王孝文王的儿子。子异出生于他的祖父秦昭王在位的第27年(公元前280年)。他后来继承王位,做了秦国第33代王,谥号庄襄王。大概是在子异18岁时,也就是秦昭王四十三年(公元前264年)左右,秦国和赵国定约和好,互相交换王室子弟以为人质,子异以王孙的身份来到赵国首都邯郸做人质,被称为质子。子异在邯郸时,正是长平之战爆发前夜,秦赵两国为了争夺一统天下的主导权,表面定约言和,背地里扩军备战,准备决一死战,因而,子异在邯郸的处境非常窘困。子异与吕不韦结识,大概是在到邯郸后的二三年间,他从吕不韦那里得到赵姬并同居,是在秦昭王四十七年(公元前260年)三月以前。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嬴政出生。当时,子异23岁。

  在这段文字里,你还看不出司马迁有多少暗讽,但一个王子——即异人——又叫子楚——也就是后来的秦庄襄王——秦始皇的生父——竟然是夺人之美,娶吕不韦的姬妾为妻,就已经让人小看了。但起码,史迁在这里还没有胡编乱造,起码忠实地讲始皇嬴政(赵政)是他爹的儿子。至于姓赵,秦祖先本来就姓赵,《秦本纪》里讲得很明白,“秦以其先造父封赵城,为赵氏”,与其母姓赵没有什么关系。

  司马迁是非常严肃的历史学家,他视史实的可信为《史记》的生命,对于史料的取舍有严格的标准,凡是他认为不可信的史料,都在判定后作了删除。对于可信程度不高,但又有保存价值的史料,他在史记中以异闻和异说的形式作了保存。最可信的史料,多用于本纪和表的撰述,信用度较低的史料,保留于列传当中,有时甚至将相互矛盾的史料并列一处,留下让人思考和回味的隐语。

  四、从秦始皇和吕不韦之间关系看

  既然已经杜撰出来,就得下文继续杜撰下去。

  正是这段记载,使秦始皇的身世,成为千古谜团。试想一下,赵姬怀着孩子,吕不韦明知而不说,子楚完全不知,那第三者的谁首先知道了她怀着吕不韦的种?司马迁又是从何处获取这第一手资料的?

  史迁的笔意很显然,总之,秦王嬴政的生母就是个烂女人,秦始皇这个人就是来路不明。至于一会儿说她是歌妓,一会儿又是豪门女子,则完全是史迁杜撰中的疏忽大意。

  但到了《吕不韦列传》里,马迁便胡来了,肆意地编历史故事了,一个千古之谜陡然出现了。他是这样写的:“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知有身。子楚从不韦饮,见而说之,因起为寿,请之。吕不韦怒,念业已破家为子楚,欲以钓奇,乃遂献其姬。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子楚遂立姬为夫人。”

  从历史材料看,秦始皇从未把吕不韦视作自己的亲人,而是把他视作隐患。嬴政为王时才13岁,由于年幼,国家大权掌握在吕不韦与太后手中,太后又与嫪毐勾结在一起,形成一派势力。秦王嬴政不但不能限制,反而不得不给他们加官进爵。直到始皇九年,嬴政21岁,按礼仪正式授冠、佩剑,这时他在政治上已经成熟,具备了整治吕嫪集团的条件,就借人告发之机,一举粉碎了吕嫪两派。帮始皇写信责问吕不韦"君何功于秦?秦封君河南,食十万户;君何亲于秦?号称仲父。"

  其一,这样可以说明秦始皇不是秦王室的嫡传,反对秦始皇的人就找到了很好的造反理由。

blob.png

  司马迁的《史记》不仅仅是多有前矛后盾,由于其常采用小说笔法,将道听途说的虚妄细节,草率地置于历史人物身上,于是便无端地制造出来一桩桩迷案。于人之常情想来,异人(子楚)再懦弱,决不至于将已孕之女纳于床头;吕不韦再疯狂,也万难携已孕女子去攫取高位;至于赵姬,固然风骚,其做了太后而继续与相国吕不韦苟且,又揽大阴人嫪毐入怀,实乃史迁诋毁嘲讽前朝皇帝的虚构,讨当今之汉皇欢欣而已。

  其二,是吕不韦采取的一种战胜长信侯的政治斗争的策略,企图以父子亲情,取得秦始皇的支持,增强自己的斗争力量。